问题库

《雍正王朝》中九门提督隆科多为何会帮老八对雍正进行逼宫?

电竞大胖
2021/5/4 14:35:35
隆科多为什么会背叛雍正皇帝?好端端有什么动机啊?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2个)

2个回答

  • 凤凰集

    2021/5/8 18:04:33

    随着康熙下葬、雍正继位,标志着后康熙时代那场惊心动魄的九王夺嫡斗争落下帷幕,四爷党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那这是不是就可以说雍正完全坐稳了皇位?当然不是,因为他接手的是一个内忧外患的摊子。吏治腐败、国库亏空、边疆不稳这些康熙朝留下的种种弊政和不甘心夺嫡失败、企图以新的方式卷土重来的八爷党像紧箍咒一样困扰着刚刚即位的雍正。

    但是康熙在临终前已经给雍正留下了锦囊妙计,那就是先安内再攘外!说的具体点就是把众皇子之间的争斗由国事化为家事。所以康熙在位时三令五申的强调“外官不得结交阿哥”。我们可以看到,凡是结交阿哥心怀不轨的大臣,无论官有多高,和皇族有多亲,基本上都难逃罢官夺爵抄家判刑的下场!正是康熙坚定地实行了这一策略,使得九王夺嫡时期斗争虽然激烈,却都在可控范围内,没有酿成宫闱惨变的结局。

    雍正继位后,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一直秉承康熙的这种做法,因此推行新政虽然有阻碍却也正常实行,最后八爷党出来逼宫,也很快被平定了下去。

    回到题目,当时的背景是在办完国丧后的第一次朝会,当着所有亲王贝勒、文武大臣的面,雍正推心置腹也好、冠冕堂皇也罢说了一大通兄弟长兄弟短的话,“今天咱们只论兄弟,不论君臣。当皇帝是天下第一苦差事,朕本来不想,无奈皇阿玛临终重托。谁愿意当我就让位给他。”

    雍正这话实际上透露出来三层意思,
    第一、说给所有人听得。我这皇位是顺理成章继承先帝的,合情合理合法,不容置疑。


    第二、说给兄弟们听。这么大的摊子,我一个人肯定整不过来,需要大家伙一起帮忙着来,过去虽然有恩怨,希望看在祖宗江山社稷的份上以国事为重。


    第三、说给大臣们听。告诉大臣们,我们都是亲兄弟,你们最好老实点,别像过去那样拉这个、靠那个搞阶级斗争祸害我们之间的情分。

    话刚说完,一向老实本分而且超然的老三诚亲王胤祉可能是受了感动,马上第一个表态要紧紧围绕在以皇帝为核心的皇权周围,为祖宗的江山社稷鞠躬尽瘁。作为皇阿哥们中的老大,能说出这样一番话,这让雍正听了自然十分高兴。

    但是八爷党们可就不这么想了,作为手下败将被皇上这么一说,心里肯定比生吃个苍蝇还难受。老八横眉冷对,默不作声。老十干脆响声一个接一个,老九则被逗得不停地咧嘴笑。

    这一切自然是被心机深重的雍正看在眼里、听在耳里,自己刚才苦口婆心讲了那么多,你们听不进去也就算了,现在故意整这么一出,明摆着挑事。所以,性情急躁的雍正马上变得龙颜大怒。正要发作,突然看见龙案上康熙手书“戒急用忍”四个字,马上又平静了。

    老十再无礼,充其量也就是个大龄儿童,只不过是受老八蛊惑才站错了队,现在犯不着为个屁大的事动真格。反而容易将刚刚稳定又暗流涌动的朝局立马搅和乱了,给八爷党以卷土重来的机会。无论如何,此时朝局稳于国于己都是最有利的,反之则是不利。

    而要让朝局稳就必须先让兄弟们稳,不管什么手段,只要兄弟们不乱,大臣们自然就不敢乱。

    所以,在让老十出恭以后,雍正马上就封八爷党之首八阿哥胤禩为上书房总理王大臣,名副其实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雍正这么做实际上也有三层目的:
    第一、向大部分兄弟、朝臣显示了自己作为皇帝、作为兄长的宽宏大度,这个实际行动至少可以说明刚才说的那番兄弟长、兄弟短的话不是随便说说,毕竟君无戏言。这对于团结大多数人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第二、告诉老八,我能给你的都给你了,算是仁至义尽。如果你再心怀不轨、暗藏心思,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提的你越高、摔得你越疼。


    第三、把老八提到上书房,既有利于掌控老八,也有利于团结老八下面的一部分人,特别是户部。

    看一下上书房的人物:张廷玉、马齐、隆科多,清一色的康熙托孤大臣。张廷玉为人忠厚又老谋深算,对于帮助雍正顺利即位也是立下大功的,况且门生故吏遍布朝野,是不可多得的股肱之臣。马齐虽然曾经举荐过老八当太子,但那完全是流于形式,况且有张廷玉在,雍正在对他好点,还是会死心塌地的忠于雍正的。隆科多作为武官,掌管整个京城的安全,虽然曾经和老八那边关系比较微妙,却是个骑墙派人物。况且还有老十三执掌兵权,他肯定不敢为所欲为。

    因此,整个上书房算是在雍正的绝对掌控之下,把老八放进来,实际上和傀儡差不多。最关键的是他掌管着户部,那可是国家的财政部门,将来追逼欠款、惩治腐败、为边疆打仗筹措粮饷,干系甚大。

    雍正的这一番安排很快就见效了,老八也着实老实了一阵子,在西北打仗期间带领户部筹措粮草、军饷对于确保战争胜利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试想,如果当初因为屁大个事就把老十问个不敬之罪,对于亲兄弟尚且如此,大臣们谁还敢死心塌地替他卖命?

  • 盐城一杰

    2021/5/9 18:41:22

    《雍正王朝》中,隆科多的一生,如同亢龙有悔。许多事情,过犹不及,而他却不明白这个道理。从一出场,小多子就已经体现出贪婪的本性:

    • 不好好在关外带兵,留恋京城的繁花,私自跑回来;

    • 没工作就找户部借款,被追急了就低三下气找佟国维,甚至连康熙赏赐的宝刀也当了;

    • 当了九门提督不满足,还想在传位时捞一票,为此还专门请教退休的佟国维;

    • 进了上书房还不低调,非要保举诺敏,结果被雍正晾到一边……

    此时,隆科多只要稍微收敛一下,在高位混到退休问题不大。可他偏偏要上“八爷党”的贼船,走上一条不归路。八爷要拉拢的人,可不再是当年的小多子,而是身兼多职的隆中堂,给出的筹码必然不少。

    胤禟、胤䄉找到隆科多谈判时,虽没明确筹码的“价位”,但人性都是一样的,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由此可以推断出一个最低价位:在现有的基础上再上一层楼。

    恢复往日的待遇

    在康熙朝,天下士绅不当差、不纳粮,旗人的好处就更加多。而到了雍正朝,一切都变了,士绅与旗人的优待全没了。一群躺着挣钱的人,突然让他们站起来干活,他们当然有意见。

    雍正在推行新政时,隆科多就已经表现出抵制,可想而知,他以及他代表的群体是新政的受害者。

    所以,废黜新政,恢复康熙时的待遇,就成了隆科多的诉求。这一点,隆科多与八爷的目标是一致的,毕竟他们都是康熙时的既得利益者。

    胤禩在策划“八王进京”会议时,就对胤禟说过,隆科多对倒卖田土感兴趣,可以跟他谈谈。在古代,田产是固定资产,也是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大多人都会拼命买房置地,连鳌拜、遏必隆都不免俗,想必隆科多也不会放过机会,从八爷等人手里要一片田地。

    身份地位最少向前挪一步,尤其是实权要加大

    在八爷找隆科多前,隆科多已经坐了很久的冷板凳。在朝堂上,他也没有什么作为,还因儿子的不争气而提心吊胆。

    这时的隆科多是失落的,甚至缺乏安全感。这就如同一个员工犯了错,老板也不追究,但从此疏远,不给项目,不发奖金,只给基本工资。而这个员工既要靠工作养家,还要应酬、还房贷,他心里难免失落。

    能让隆科多感到安全的无非就两种情形:一是换个老板;二是自己有足够的势力,能够入股,成为合伙人。

    先看第一种情形,换老板就是春天吗?肯定不是,万一送走狼,上来一只虎怎么办?所以,对隆科多而言,老板是要换的,但一定要是可控的。

    胤禩是九段高手,隆科多是清楚地知道肯定镇不住,何况胤禩上位已经名不正言不顺了。胤禩也没想过自己上,而是将弘时推上去。隆科多一看要推的人是弘时,在确认过眼神后,双方很快在这一点上达成一致。

    再看第二种情形。换老板毕竟只是途径与手段,还不是终极目的,隆科多最终目的肯定是要将资源**的。

    把雍正拉下马,这可是要冒很大风险的事,有关事情成功后的利益分配问题,事前肯定会有一个初步的分配方案。

    当时的隆科多已经是上书房大臣、军机大臣兼九门提督,但是参与利益分配,职权要求肯定还是会提的,一个辅政大臣的指标还是会争取一下的,再不济也要争取到军机、上书房首辅。如此,才能算盈利了。

    隆科多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政变”这个项目盘太大了,大得谁也承担不起失败,隆科多没有做好“风险控制”就梭哈,最后输得倾家荡产。

相关问题